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uggs outlet 沉思小屋 百倍网络营销 松原吧 七彩美术用品店 淘宝网
社会新闻
IT业界
图片新闻
热点事件
web新闻
我要投稿
贸易战下,崛起的越南电子业
2019-01-05 21:05:37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39次 评论:0

2007年初,越南刚加入世界贸易组织(WTO)不久,鸿海董事长郭台铭曾从深圳龙华厂出发,乘车经广西南宁到北越河内,亲自考察一条300多公里长的跨国运输路线。

他要利用当时工资不到深圳3分之1的北越,作为鸿海下一个组装制造基地,而零组件则从广东、广西的鸿海厂区运来。

郭台铭当时判断,从南宁到河内,陆运只需6到8小时,加上深圳龙华到南宁的车程,大约只要13小时,等于晚上从龙华出货,隔天上午就可以抵达越南北宁开始组装。

“如果是在(台商较多的)越南南部,和中国供应链离得更远,时效上来不及,”一位了解鸿海的人士,透露当时郭台铭策略布局的想法。

鸿海因此在北宁买下超过400公顷的大片土地,连未来上游供应链的用地都一并圈下。却没想到隔年2008年就发生全球金融海啸,鸿海北越设厂计划只得停摆。

事隔12年的此刻,尽管正值中美贸易大战暂时停火,但中美之间的高度不确定性,让台湾电子大厂不敢放缓产线外移的脚步,以规避美国对中国电子产品课以高额的关税。

于是,这条当年郭台铭相中的电子业疏散路线,又重新热门起来。

鸿海已有3个厂在北越的北宁和北江,笔记本(Notebook)组装一哥仁宝最近也打算重启设在北越永福的工厂。

最近3到4个月,来探询北越状况的业者更是络绎不绝。通信设备商启碁甚至悄悄在北宁桂武工业区,租下台商汉达的一个厂房。

“做美国品牌的,如果晚1到2个月,会影响市场分配。急的人就是先租厂完成生产,假如从买地盖厂到生产,还要至少1年,会来不及,”一名在当地设厂的台湾科技业总经理分析。

《天下》杂志采访团队亲自重走当年郭台铭的路线,从广西南宁上车,实地体会这条正日益茁壮的电子业大动脉,并借此了解,这波台湾产业史上第三波迁徙潮的速度、规模,以及未来持续性。

场景1:广西南宁—凭祥友谊关
,中越电子动脉的核心枢纽

车子从南宁开上平坦宽敞的南友高速公路,这是南宁通往中越一级口岸──凭祥的主要干道。

沿途,一辆辆载着45呎货柜的货车从“一带一路”的标语前呼啸而过。

 

不过2个多小时,抵达中越边境──凭祥的友谊关,排队通关直送北越。

凭祥正是这条全长300多公里,中越电子动脉的核心枢纽。

从中国长三角、珠三角、重庆、成都等电子业重镇出产的零组件,都得经过这里,再运送到大约150公里之外的越南北宁、北江、永福等地的电子产业园区加工组装。

“中国目前的陆路口岸中,凭祥是运送电子产品最大的口岸,一天800台货车送电子零件到越南,一个集装箱几千万人民币,很贵重啊,”31岁的广西珉丰跨合国际物流副总程克奇说。他承诺客户,从上海昆山送零件到北宁、北江的三星工厂内,“72小时一定要到。”

程克奇是湖南人,被派驻在凭祥3年,娶了壮族女孩,他一年经手约一万个从中国送电子产品到北越的货柜,平均每天有近30柜。他指出,这条陆运路线运量年成长率达20%。过去一年多,程克奇目睹自己办公室所在的凭祥海关大楼,冒出许多从深圳来设据点的物流、贸易公司。

场景2:友谊关—河内
进入越南,另一种风景

车子过了中越友谊关,进入越南北部,可明显看出中越两国基础建设水准的落差。

道路从中国境内高品质的高速公路,一下子缩成了黄沙滚滚的两线普通道路。一长排货柜车几乎占住整个车道,偶有驾驶大胆从逆向车道超车,不时出现惊险画面。结果,170多公里的路,足足开了4个半小时才到河内。

车子进入距离河内30多公里的北宁新加坡工业区,有专门服务电子业的海关监管仓“ALS东河内集货仓”。这里40个员工,3组人,24小时轮班。

程克奇从中国运到北越的整柜电子零件产品,就在这里分货,之后送到附近北宁、北江工业区内的电子厂。“富士康组装诺基亚(Nokia)手机的厂 Fushan Technology,就在我们旁边,距离不到5分钟,”ALS越南籍副总监陈杜重庆(Tran Do Trong Khanh)以流利的英语告诉我们。包括富士康、三星在内,50家在地设厂的电子业者都是ALS服务的客户。

比起海运1周,陆运货柜从广东深圳、东莞、广州、厦门一带,经广西友谊关通往北宁、北江或永福,快则1天、顶多2天就送达,和在中国境内运输时间差距并不大。

9成的三星智能手机在越南北部生产

北越的电子业,始于2007年越南加入WTO。日商佳能(Canon)和韩国三星(Samsung)因此陆续进入北宁设厂。

三星带来大概200多家协力厂商,光北宁厂区就有12万员工,每天上百台巴士将方圆60公里内的员工载到厂区。此外,多条连外平坦的大道陆续完工,从北宁、北江到河内内排国际机场,只需要40分钟,大大强化了交通基础建设。

“北越大发展,也不过这十年光景,”早年在三阳旗下的庆丰银行,来越南14年的越南通投资顾问公司总经理卢智生说。

佳能和三星落地后,台湾科技业者包括鸿海、仁宝也随着来到北越投资。

像仁宝当年拿下永福省300多公顷的工业区土地,却盖不满14公顷,被越南政府收回200多公顷。鸿海盖了部份厂房,其他土地则开发工业区卖给其他业者,直到2010年才慢慢恢复到目前盖了3个厂、员工4万多人的规模。

仁宝永福厂重启:以组装笔记本为主

在永福省设厂、却闲置多年的仁宝,据当地业者透露,已悄悄有所动作。

“大概半年前仁宝就开始询问,从重庆、上海、台湾进口原物料,到北越组装,这样的成本到底多少,他们要做移入越南后的成本变化分析,半年前早就在做了,”一名物流运输业者透露。

2018年9月,仁宝总经理翁宗斌曾公开表示,内部已在评估重启越南厂相关事宜,笔记本(NB)与非笔记本产品都可能改至越南厂生产。一旦确认重启越南厂,4到6个月就能开始生产。

但因之后贸易战情势不确定,翁宗斌也没有进一步透露越南厂重启后的产能规划。

我们驱车前往位在永福的仁宝厂。当地人透露,之前一度租给一家印刷厂,后来仁宝收回来自用。偌大空旷的厂区,外观仍保持新颖,建筑风格、施工水准与台厂在中国的厂区,几乎看不出差距。仁宝“Compal”厂房的外墙,高挂着招工布条,上头用越南文写着“男:身高1米6、女:1米5”。下午1点钟声一响,就有工人从厂房内鱼贯走出。

“以仁宝来说,就算部份移到北越,也只可能是中低阶笔记本做成半成品模组,运去北越组装,因为当地要做供应链垂直整合很困难,目前就是一个backup plant(备援厂),”一名仁宝主管坦言,重点还是在美国客户的政策。

倘若仁宝未来启动,从华中昆山运零件、半成品到永福生产,实际路径运送时间,并非不可能。

鸿海从南宁到北宁:网通产品

鸿海在北越的投资,虽然因金融海啸而规模大减,但现任鸿海副总裁吕芳铭掌管的网通设备业务,仍在北宁厂生产。主要是地缘优势,当年鸿海的网通产品主要放在广西南宁厂,因此郭台铭顺理成章将北宁厂交给吕芳铭管理,从南宁到北宁,就规划生产网通产品。

而贸易战一开打,“网通这一块会被课到税,就移过来了,譬如思科这个客户,”熟知鸿海的人士指出。

加上网通产品性质较敏感,撤出中国的速度较快,北宁的鸿海厂已隐然成为鸿海集团输美网通产品的制造中心。

鸿海在北越已有自己的机构厂,较复杂的模具也可从龙华走陆路运送到北宁厂内,或同在北宁做机构件的神基子公司汉达精密,也支援出货给鸿海制造网通产品。

而外界最关心的iPhone,尽管日前外媒包括《路透社》报道,鸿海先是传出去越南、之后再传出去印度,打算将iPhone产品移到当地生产的计划,但鸿海并未进一步证实。

一名了解鸿海的人士指出,关键在于苹果的意向,“库克没有进一步指示,鸿海也不会有进一步动作,”这名人士坦言。

有趣的是,虽然鸿海代工的iPhone还没移到越南,但不少在中国颇富盛名的苹果“红色供应链”,却纷纷西进越南。例如北宁旁的北江,就有苹果连接器大厂立讯、iPhone保护玻璃供应商蓝思科技,以及AirPods制造厂歌尔声学。在北江的云中工业区,苹果手机电池供应商、中国国企大厂德赛电池,则在当地扩充电池电量保护板的产线。

一名德赛的主管级员工遇到我们的询问时表示,产业移转避不了,“贸易战后,有客户因为有7成产品要销往美国,很急着来找我们,要改在越南生产,以后这里还会扩厂,对我们来说也是机会。”

在这波急急涌出的迁厂潮带动下,部份北越工业区土地开始飙涨。“距离河内51公里的海阳,当地的新坡工业区,4个月前1平方米60块美元,现在涨到90块,主要就是因为中美贸易战,”在北越从事营造的升裕工程董事长洪志华说。

越南,下一个中国?

即便越南在地的工人素质、供应链完备度,在许多科技业者眼中仍无法与中国相比。但他们也坦言,越南这些年下来,“马步蹲得不错,”基础设施已有长足进步。

例如,《天下》前往仁宝厂区所走的5号快速道路,是条中有绿带隔阻、时速可达100公里的舒适四线大道。这条2014年完工的道路,让河内直通西北山区的老街省的时间,从7小时缩到3.5小时。它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开始兴建,总经费高达15亿美元,其中3分之2来自亚洲开发银行。完工后,当时的老街省党委书记阮文咏(Nguyen Van Vinh)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说,这条路将对吸引外资做出重大贡献。

眼见外资大举投资,越南学者也呼吁当地政府开始推动“进口替代”政策,建立越南在地的供应链。

“政府应该要鼓励零件厂来越南生产,这是一个长期计划,越南也希望建立自己的生产卫星体系,”越南经济大学讲师阮克毅说。“当然越南人工技术力还不足,这是仍要补强的地方,”曾到台湾成功大学读博士,2007年回到故乡河内教书,阮克毅正好经历北越这些年的大成长。

从政经角度来看,越南在这波中美大战之间,巧妙地平衡两国关系,取得对自己最有利的区域政经地位。

“之前越南总理去美国见特朗普,总书记就立刻拜访中国,”一名台湾制造业董事长观察,即便越南人骨子反中,仍务实地在经济上与中美玩两手策略。

越南已经签署或生效多项自由贸易协定,包括成为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(CPTPP)第7个成员国,广大的贸易覆盖率,被经济学人智库(EIU)指为此波贸易战下的获益者。

从企业兹事体大的制造地链移转的选择角度来看,“贸易战让越南成为许多业者眼中的新中国,”台湾亚洲交流基金会研究助理江怀哲说。

此刻,贸易战90天的停火期,只是一段让企业快速准备好未来的喘息期。这场中越边境的科技业移动潮,也只会更频繁。

“没有特朗普,中国也缺工很严重,只是特朗普让大家这次移动比较没有悬念,”一名在北宁的台湾科技厂主管务实看待。

Tags:
责任编辑:cexodtb
】 【打印繁体】 【投稿】 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 【举报】 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我来说两句
已有0评论 点击全部查看
帐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证码:
表情:
内容:
新闻视频